网约车偏航女乘客跳车受伤 事发后司机仍正常接单到次日早晨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消息,12月4日晚,因网约车司机偏航,河北魏女士从车窗跳下,造成腰部软组织挫伤。心理测试结果显示,魏女士的抑郁严重度指数是0.81,临床解释为“重度抑郁”。

“司机只是略停了一秒就开走了,也没看乘客跳车后是否死亡。”魏女士的丈夫王先生向红星新闻记者表示,当时联系平台,客服回应称是因导航路线“前方修路”,所以司机才偏航,但他实地打探发现,该路段并无修路迹象。

网约车偏航女乘客跳车受伤 事发后司机仍正常接单到次日早晨

↑王先生手绘的事发路段线路图显示,按导航路线网约车应按红色箭头方向行驶,但实际上朝向相反方向行驶。

因为是拼车单,事发前与魏女士共同乘坐该网约车的还有一位男乘客。王先生称,这位男乘客下车后,当时车上只剩妻子和司机两个人。不久后,妻子注意到车辆偏航,向相反方向开,拍车门、求助都无效后,妻子最终探出身子跳出窗外。

“司机只是略停了一秒就开走了,也没看乘客跳车后是否出事。”王先生说,妻子触地后腰部有个关节发生了错位,精神上遭遇了严重的创伤。

当晚8点28分,王先生收到了妻子的一条短信称,他的妻子使用了110报警功能紧急求助,请尽快与她确认安全。但王先生拨打妻子电话时并未接通,过了一会儿,妻子回电话称,司机有问题她已经跳车了,由于报警电话没挂断,所以才未能接通。

警方:司机无精神病史,但说话和常人逻辑有异

对于涉事司机情况,滴滴安全专员向红星新闻回应称,12月5日上午,平台成立了专项调查组,对司机行为进行了全面调查。

12月8日下午,在事发报警4天后,容城县当地派出所组织魏女士家属与平台相关人员面对面沟通。

王先生向记者提供的当时的录音显示,案发后民警找到涉事司机,于案发后第二天还原了当时涉事车辆的行车路线及魏女士的跳车地点,并找到当时与魏女士一起拼车的男乘客、司机的家人,以及司机同村的村民了解情况。

录音显示,警方调查后认为,涉事司机无精神病史,但不善言谈,“说话和正常人逻辑不一样。”民警查看监控显示,魏女士跳车时,网约车停了一会儿,魏女士跳车后,司机才继续开走。事发时,与魏女士拼车的乘客表示,司机在送自己前往目的地时,亦有偏航行为,经提醒后才予以修正。

录音还显示,对于王先生指出平台在安全培训方面负有责任,平台负责人表示同意,但称司机准入后,曾参加过平台组织的线下安全培训,经调查了解,在12月4日事发前,司机无任何犯罪记录。此外,平台与司机签署有合作服务电子协议,但平台与司机之间是合作关系,不是用工关系。

在质问涉事司机有没有《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许可证、《网络预约出租汽车驾驶员证时,安全专员均表示“没有”。

王先生向红星新闻表示,这位网约车司机加入平台后,平台没有对这位网约车司机进行任何确认的动作,在妻子跳车后也没有第一时间叫停网约车。而在上述录音中,平台承认在事发后,该司机还接了14单。

王先生认为:“平台从始至终对司机的精神问题避而不答,只是说司机当时为何偏航,为何精神不佳,是逃避责任。”

12月14日中午,王先生在滴滴公司总部沟通相关事宜。公司方面表示,又重新听了一遍车上录音,司机确实在行驶过程中没有提及“前方在修路”这样的言辞,客服则在回答的时候说“前方修路”,属于客服解答错误。“我们在查询过程当中,确实是没有核实录音就回复了。”平台承认,录音显示当时魏女士在车里确实很恐惧,但是客服给魏女士打电话的时候,“魏女士表现得很坚强”,称要保护好个人隐私。

王先生称,他们不需要赔偿,希望平台能够向他的妻子道歉,治疗心理上的创伤、被人理解更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