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圈里,杭州一位小男孩刷屏:你小小的背影,让人心疼

本文转自【钱江晚报】;

教室里灯火通明,教室外冷风瑟瑟。

11月8日晚上,杭州高新实验学校潘晓晴副校长发了一条朋友圈

陪妈妈晚自习的小朋友,这个点还没吃晚饭,在教室门口大口大口吃着外卖,没有娇气、没有抱怨,我们老师的孩子真棒。

并附上了一张照片:一名个头不高的男孩,站在教室外吃东西。

朋友圈里,杭州一位小男孩刷屏:你小小的背影,让人心疼

小时新闻记者联系到了照片的主人公——同同,滨江实验小学二年级的学生。他妈妈是高新实验学校文综教研组组长陈彩红。

事情是这样的:

当天傍晚5:30,同同放学,陈彩红把他接到学校,母子俩准备在食堂里简单吃个饭。时间太晚,食堂里没什么菜了,陈彩红就叫了外卖。

傍晚5:50,是高新实验学校晚自习的时间,陈老师要进班级里看管,顺便给学生们答疑解惑。匆匆忙忙啃了一个汉堡,她把同同安置在教室外,让他吃完再进教室自己看书学习。

室外的温度很低,同同吃了20分钟,薯条都冷掉了,男孩还是往嘴巴里塞了不少。

然后他收拾好垃圾,走到教室最后,开始学习看书。

晚自习8点半结束,同同跟着陈彩红一起“下班”,到家都晚上9点多了。

看到儿子熟睡的脸,陈彩红心里百感交集。

“这是很多双职工家庭面临的共同问题吧,顾不上自己的孩子。”她说,老公比较忙,公司比较远,所以接送孩子的任务就交给了她。虽然家里有老人可以帮忙,但是家距离学校也有20多分钟的路程,不放心老人跑来跑去,只能自己多承担些。“双减”后,陈彩红一周一次要承担班级晚自习的看官,每到这一天,她就会和儿子一起在学校里上晚班。因为带的是九年级,正面临着升学压力,她的工作量也比较重。

“同同挺乖的,知道妈妈要上班,所以能理解。每周这一天,我俩是在食堂解决晚饭,然后回教室,我管学生,他管自己。天越来越冷了,吃饭跟打仗一样,能简单就简单点吧。”陈彩虹挺欣慰的,因为儿子很贴心,之前学校发了小蛋糕,自己没舍得吃,留给她吃:“他说,妈妈晚班的时候可以垫垫肚子。”

朋友圈里,杭州一位小男孩刷屏:你小小的背影,让人心疼

陈彩红还告诉小时新闻记者,当天另一个班主任也带着孩子一起上的晚班,“孩子比同同还小,还在上幼儿园”。

潘校长说,看着一群小小孩在学校里陪着妈妈,很多家长看着也很感动。

一边是身为人师的职业责任,一边是身为人母的家庭亲情,老师们都在努力寻找着平衡。

4天前的11月5日,2021杭州市“公述民评”面对面问政活动(第二场)开启。

第二场活动主题是“为民服务如何更精心”。

主要涉及内容包括:1.完善学校课后服务(暑期托管、学后托管);2.提高基层医疗卫生机构服务能力;3.提升婴幼儿照护服务和养老服务水平。

活动现场,主要问政单位市教育局、市卫健委、市民政局和16家配合问政单位,以及13个区、县(市)的分管领导,接受民评代表问政。

在第一个“完善学校课后服务(暑期托管、学后托管)”的问政中,有不少老师提出,“双减”推行课后服务后,老师的压力负担变大了,如何落实老师关怀?

当时,杭州市教育局副局长蒋锋这么表示:在“双减”落地推进课后托管过程中,很多学校存在校内资源和场地资源不足、简单化处理问题,所以教师的压力就比较大,接下来可能要做几件事情,引进社会培训资源,参与学校中,目前已经在积极研究,马上会出台一个指导意见,也包括采取政府购买的方式来鼓励非学科类的培训机构参与校内的一些服务。

另外,也支持学校探索教师弹性上下班的制度,推出爱心午餐、爱心休养时间等举措。

这些问题,杭州市教育局已经作为一个专项行动在做,希望今后能减轻一些教师的非教学类的负担,让老师能够有更多的精力投入到孩子的教育当中去,包括课内教育,也包括课后服务。

来源: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 杨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