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雪过后,为什么育种家“欲哭无泪”?

科技日报记者 王延斌

2021年的第一场雪,不但比往年来得早,还有些猝不及防。气象部门的数据显示:山东此次雨雪过程范围大、强度强、初雪早,是一次极端降水事件。东营市现代农业示范区此次降水量高达72mm,积雪7.5-9.3cm,风力7-8级。

皑皑白雪,在北风的裹挟下漫天飞舞,这是孩子们的最爱,却愁坏了一群人,特别是育种

视频加载中…

“一场突如其来的风雪,带来的不是阳春白雪,更不是风花雪月,是育种家的欲哭无泪,是种地农民的撕心裂肺。”11月8日,在接受科技日报记者电话采访时,中国科学院遗传与发育生物学研究所(以下简称“中科院遗传所”)研究员王建林如此表示。

他将这句话分享到朋友圈,并添加了一句话:风雪继续,损失继续,彻夜无眠,如坐针毡。

风雪过后,为什么育种家“欲哭无泪”?

王建林所在的中科东营分子设计育种研究中心是中科院遗传所建立在山东省东营市的科研基地,面向黄河三角洲开展植物耐盐理论研究及新技术开发与示范。

就在两天前的11月6日,他率领团队历经20年呕心沥血选育的耐盐粳稻新品系“盐黄香粳”进行了实打测产和品质分析,结果显示:在山东省东营市现代农业示范区含盐量为千分之六的盐碱地上用微咸水灌溉,“盐黄香粳”实现了515.31公斤的平均亩产,外观品质达到了一级米。

以著名水稻育种专家、中国工程院陈温福院士为组长的专家组对此项成果评价甚高。他们认为,“盐黄香粳”在千分之六的盐碱地上试种成功,实现了高产、优质、抗逆的协调,为滨海盐碱地利用微咸水种稻进行改良,实现粮食生产与生态环境的统一提供了可行途径。

风雪过后,为什么育种家“欲哭无泪”?

王建林所在的东营市聚集了大量科研院所,瞄准盐碱地搞新品种选育。但一场暴风雪过后,王建林发现:相当一部分的实验品种被吹得东倒西歪,甚至出现倒伏现象,好多没有来得及收获的材料被埋在雪里、泡在水里,这也意味着育种家们辛苦一年的培育可能“泡了汤”,只能寄希望于下一年。

正所谓“有人欢喜,有人忧”。并不是所有的水稻都被刮倒了。

风雪过后艳阳天,他迫不及待地冒着寒风去巡田。

一条隆起的田埂分开了两片水稻,一边被风雪吹倒,另一边却昂首挺立。令他欣慰的是,自己选育的“盐黄香粳”依然昂首挺立着。

风雪过后,为什么育种家“欲哭无泪”?

鲜明的对比之下,他感叹:人之道,稻之道,道道相通。面对风雪,有的稻茎秆坚挺,有的稻伏地躺平。

风雪过后,为什么育种家“欲哭无泪”?

王建林向科技日报记者肯定地说:“这正是科技的力量,赋予了科学家勇于探索的动力,赋予了水稻抵御风雪的能力。”

(图片与视频均由受访者提供)

编辑:王宇

审核:朱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