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主见的胡军,拍《长津湖》改台词又改戏,与吴京排练对话“幼稚”

长津湖》上映以来,口碑和票房成绩喜人。其中胡军饰演的雷公看哭了不少人,尤其是那句“疼死了,别把我一个人留在这儿。”

其实这句话是胡军自己改的。

有主见的胡军,拍《长津湖》改台词又改戏,与吴京排练对话“幼稚”

最初的剧本有一大段台词,是嘱托千里要带着战士们活着回来。胡军跟导演商量后,把台词精简成观众看到的样子。

雷公作为炮排排长,性格霸气、直爽。但胡军坦言,雷公并不是不怕牺牲。而是为了使命,视死如归。他认为雷公受伤严重,面临生理上的巨大疼痛,心里只有一个最朴实的想法:回家,落叶归根。

明明可以多霸屏一会,但是完全从角色出发的胡军,却把自己的台词改少了。

有主见的胡军,拍《长津湖》改台词又改戏,与吴京排练对话“幼稚”

除了改台词,胡军还改道具!

胡军在《长津湖》使用的扩音器和弹壳烟袋,是不是挺可爱?那都是胡军自己设计的!

雷公作为炮排排长,耳朵被震得不好使,就地取材弄了一个扩音器,简陋中彰显人物特点。

还有那个废弹壳烟袋,原本只是普通的老式烟袋,是胡军请道具老师重新做的。拿在手里形象又有创意,符合雷公的身份。

有主见的胡军,拍《长津湖》改台词又改戏,与吴京排练对话“幼稚”

还有更“过分”的,胡军还改戏!

胡军在《长津湖》里有一场教易烊千玺吃草根的戏,他说:吞下去容易,第二天出来有点难。给监视器后面的徐克都看笑了。不过这场戏原本并不是吃草根,而是吃冻石头!

胡军跟黄建新导演讨论,他认为冰天雪地把石头放嘴里,那舌头就完蛋了,不合理。不如割一点冻草根儿,焐化了用来充饥。

有主见的胡军,拍《长津湖》改台词又改戏,与吴京排练对话“幼稚”

到了拍摄的时候,胡军拿着草根,一抬头看易烊千玺在啃树皮。于是有了逗笑徐克导演的那一幕,好笑中又透着心酸。

实际上,这并非胡军第一次对大制作进行修改,与陈可辛合作《十月围城》他也做了同样的事情。

有主见的胡军,拍《长津湖》改台词又改戏,与吴京排练对话“幼稚”

他所饰演的阎孝国原本的结局是得知任务失败,进行了自我了断。但是胡军认为不妥,这个悲剧人物具有家国情怀,并非sha人机器。换成自以为完成大业,含笑九泉更具戏剧性。

陈可辛听后拍手叫绝,就这么定了!

包括胡军与黎明和谢霆锋的对手戏,他都设计了明确的心里转化节点,用来解释人物的矛盾和冲突感。

胡军就是这么自信、有主见,他全情投入角色的敬业精神,也感动且说服了与他合作的大导演们。

改道具、改台词、改戏,“戏霸”到了胡军这里完全变成了褒义词。

有主见的胡军,拍《长津湖》改台词又改戏,与吴京排练对话“幼稚”

由于入戏太深,胡军拍摄《长津湖》还发生了一件好笑的事情。那就是他与吴京对戏的时候,因为分房间“掐”起来了,相当幼稚。

影片中吴京饰演的千里对胡军饰演的雷公说:反正你沂蒙山老家也没人了,等胜利后跟我们住吧。

很简单的一句台词,53岁的胡军和47岁的吴京已经开始讨论分房了。

有主见的胡军,拍《长津湖》改台词又改戏,与吴京排练对话“幼稚”

胡军不满为什么万里的房间比他的大,吴京说因为万里以后要娶妻生子。胡军反驳:要说媳妇也是先给我说,万里着什么急。

有主见的胡军,拍《长津湖》改台词又改戏,与吴京排练对话“幼稚”

其实,胡军和吴京的对话听起来幼稚,像是小朋友“抢东西”。但是两人不仅代入的是角色角度,还把细节掰扯清楚了。

想要塑造好一个角色,并不是把剧本上的台词念一遍,而是研究人物心理,为什么说,怎么说。

有主见的胡军,拍《长津湖》改台词又改戏,与吴京排练对话“幼稚”

胡军最开始读的是13万字原稿,他当然知道雷公的结局。但是他仍不忘表现俏皮的一面,这样才更加立体。对未来美好生活的畅想,与最终的牺牲形成鲜明对比,冲突感拉满。

一部长达176分钟的史诗级战争片,值得讨论和铭记的细节太多。

胡军《长津湖》最后一幕,观众看到的只是他开着冒烟的吉普车。殊不知周围埋了上百个炸点,每布置一次就要花费几个小时。

那场戏胡军拍了3个大夜,非常煎熬。因为爆炸场面,他的妆容需要不断变化,每次补妆都要2个半到3个小时。

有主见的胡军,拍《长津湖》改台词又改戏,与吴京排练对话“幼稚”

在观众不知道的地方,为了戏剧效果,他们做了很多努力。

向匠心的电影人致敬,向前辈战士们致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