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铜神树底座至今钻不透?文物修复大师杨晓邬揭秘三星堆“国宝”不为人知的故事

原标题:青铜神树底座至今钻不透?文物修复大师杨晓邬揭秘三星堆“国宝”不为人知的故事

来源:海报新闻

从三星堆遗址新发现6座祭祀坑开始,有着“三星堆文物修复泰斗”之称的杨晓邬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到发掘现场转转。他心中一直有个愿望,希望这次的新发现,能够弥补1号青铜神树树顶缺失的遗憾。

杨晓邬今年74岁,他这一辈子几乎都在与三星堆遗址出土的文物打交道。青铜神树、玉边璋……这些被禁止出境展示的国宝都是他亲手修复的。甚至至今,他还能清楚地记得每件文物的碎片粘接点在哪。

3月24日下午,刚从三星堆返回成都的杨晓邬接受了大众网•海报新闻记者专访,讲述了这些“国宝”背后那些不为人知的故事。

青铜神树底座至今钻不透?文物修复大师杨晓邬揭秘三星堆“国宝”不为人知的故事

杨晓邬给记者展示当年的工作相册

国宝青铜神树缺失的顶部可能是一个绽放的花朵

入行近50年来,在杨晓邬手里“复活”的文物可能有上千件。这些文物里,最难修复的应该得算国宝青铜神树。

1986年10月,从三星堆遗址出土的残破青铜神树被运往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和如今三星堆博物馆里展出的精美绝伦的神树不一样,当时杨晓邬接到的是一箱箱还夹杂着泥土的残破碎片,而他的工作就是要把这些残破的碎片修复完整。

“古人制作这些文物不是为了展示和欣赏,像那些玉器、青铜器铸造好后,很快就会被大力砸碎,然后堆进祭祀坑里,最后用火焚烧,以用作祭祀。”杨晓邬说,因为这个原因,三星堆里出土的文物几乎没有一件是完整的,有一些碎片甚至被火烧给熔化掉了。

青铜神树底座至今钻不透?文物修复大师杨晓邬揭秘三星堆“国宝”不为人知的故事

杨晓邬修复青铜神树时的场景

在三星堆遗址出土的所有文物中,青铜神树是最大的,而且此前没有任何器物可以借鉴。所以,它的修复工作被放在了三星堆整个青铜器修复的最后进行。“我们从最容易的眼器、铜头、铜面具开始修复,一步步积累经验。”杨晓邬告诉大众网·海报新闻记者,由于找不到先例,后来修复神树时,就用最笨的办法,先把所有神树碎片都收集起来,然后再把可能是一棵神树的碎片一块一块地放在一起。

“当时树的主干表面氧化得比较厉害,只剩下一层皮,再加上有的地方被砸坏,根本立不起来,所以需要在里面加上一种铜管。”杨晓邬说,要把修好的主干插到底座上,需要在底座上钻一个眼,这时才发现,底座的合金奇硬无比,怎么都打不穿,这个问题至今没有好的解决办法。

从1990年到1997年,杨晓邬带着徒弟郭汉中整整用了7年的时间,才将一堆青铜碎片一点点还原成如今的神树。当游客们惊叹它们的化腐朽为神奇时,杨晓邬也在感叹古人的高超技艺。

“这么大青铜器铸造那么好,没有那个水平是做不出来的。”杨晓邬说,这么高的青铜树,树枝能稳稳地镶嵌在树的主干上不左右摇摆,我们现在是通过套铸的方式来实现,可想而知3000多年前古人制造青铜器的技艺有多高超。

不过,如今展出的这棵精美绝伦的神树并不能算完美,因为它少了树顶,至今没有找到。“神树缺失的顶部初步看是一个绽放的花朵,因为花朵比较薄,可能焚烧时候熔化了。”杨晓邬说,至于到底是不是花朵,这个还是要看后来的发掘。

永久禁止出境的国宝玉边璋其实经历过两次修复

1997年,三星堆博物馆对外开放,气势恢宏的青铜神树、长相怪异酷似外星人的青铜纵目面具……这些国宝让游客们赞叹不已。不过,在杨晓邬看来,这些青铜器的修复难度远不如那些玉璋、玉刀等玉器,如果不是青铜神树此前没有任何借鉴,这些玉器的修复难度甚至要在它之上。

“有些玉章和玉刀的修复最难。”杨晓邬说,神树的修复其实是个粗活,而玉器的修复需要静下心来,因为只要有一丝纹路对不上,修复就是失败的。

青铜神树底座至今钻不透?文物修复大师杨晓邬揭秘三星堆“国宝”不为人知的故事

杨晓邬向记者展示三星堆文物修复前的一些照片

在杨晓邬修复过的玉器中,“国宝”玉边璋应该是它的得意之作。在三星堆博物馆,如果不是讲解员提前介绍,游客是很难发现玉边璋上的修复痕迹。其实,很少有人知道,这样一件珍贵的国宝,杨晓邬曾亲手修复过两次。

1997年,三星堆文物要出国巡展。为了做宣传,前一年,展览国专门派出摄影团队来华对这些珍贵文物进行拍照。有一位摄影师在翻动玉边璋时,不慎将其碰碎成几段。

玉边璋珍贵之处在于其器身上的纹饰直观地展示了三星堆人祭祀的场景,弥补了三星堆没有出土文字的遗憾。当时所有人都特别紧张,但是杨晓邬仅用了两天就将这件文物修复得完好如初。

“当时很多人都来问,为啥修复得这么快,是不是给了奖金?”杨晓邬笑着告诉大众网·海报新闻记者,其实就是因为第一次修过有经验了,现在自己再去博物馆再看这些文物时,会有一种很强的成就感,原来哪里是瘪,哪里是碎的都记得很清楚。

大众网·海报新闻记者了解到,30多年来,三星堆文物一直以其瑰丽神秘享誉中外,先后走遍世界五大洲,应邀举办了43次海外展览,在世界各地引发对神秘东方文明的一次又一次探寻。

不过,如今国外观众可能很难看到三星堆里的国宝了。2002年,国家文物局印发《首批禁止出国网络展览文物目录》,规定64件网络一级文物为首批禁止出国网络展览文物。其中,三星堆出土的青铜神树和玉边璋就在其中。

如果能参与修复,他最想修的是青铜神树上的龙手

3月20日,随着三星堆新发现的6个祭祀坑开始考古发掘,三星堆再次成为全国甚至全球瞩目的焦点。这几天,杨晓邬也一直在三星堆遗址考古现场。“和我看一二号坑感觉相同,东西很多,像大口尊、青铜罍、顶尊跪坐人像……”他告诉大众网·海报新闻记者,现在又有新的发现,比如说跪坐人像,之前出土的只有15厘米大小,现在得有1米多大,这在之前是从来没有的。

青铜神树底座至今钻不透?文物修复大师杨晓邬揭秘三星堆“国宝”不为人知的故事

三星堆遗址三号坑器物露头

在发掘现场,最让他高兴的是,在3号坑中,他隐约看到了青铜神树上龙的一只手。“我们现在看到的1号神树上的龙其实并没有完全修复完,它只完成了大概70%。”杨晓邬说,这次发现的6个坑的东西和一二号坑是相互佐证的关系,所以这次很有可能会补上那30%的遗憾。

如今,发掘工作还没有进行到一半,新发现的6个祭祀坑所出土的文物数量和质量,已经超过了之前。“这些文物修复难度也很大。”杨晓邬说,这么多东西要修,没有5年时间是搞不定的。

“所以,您还会参与到新的一轮文物修复中吗?”面对大众网·海报新闻记者的提问,杨晓邬毫不犹豫地说,“现在是我徒弟郭汉中在主持,如果有需要,我肯定会去,如果能参与3号坑的修复工作,我最想修复的就是那只龙的手。”

网络综合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