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老夫子抄袭事件?

王泽是著名漫画家王家禧的笔名,也是王家禧长子的名字,至于王家禧为什么借用儿子的名字作笔名,儿子在文章中这样解释:“我猜,我爸爸是太喜欢这个名字了,所以给他的第一个儿子用。画了漫画舍不得,又拿来自己用。”

如何看待老夫子抄袭事件?

王家禧(左)与儿子王泽在一起

王家禧笔下的“老夫子”是继张乐平的“三毛”之后又一个妇孺皆知的漫画人物,陪伴了几代中国孩子的成长。

《老夫子》系列中有三个主要人物,老夫子、大番薯和秦先生。其中老夫子是整部作品的主角,他头发稀疏,身材瘦长,额有皱纹,留着八字胡须,除了在武侠世界外,永远都穿着同一款衣服:瓜皮帽、黄长袍、黑马甲、蓝格子束脚裤、白袜黑鞋。老夫子幽默、滑稽、可爱、乐于助人而又略带狡黠,是漫画中的核心人物; 二号主角大番薯是个快乐的胖子,他是老夫子最好的朋友,只有三根头发,身型矮小,打扮和老夫子差不多,常穿黑色圆领马甲,内穿蓝色长袖衬衣,下穿橘色长裤、黑色功夫鞋;秦先生是老夫子的好朋友,在作品中,他有时穿花衬衫,有时穿西装,有时穿新潮衣服,风流倜傥,耿直坦率。

如何看待老夫子抄袭事件?

但有人爆料,老夫子这个形象并非王家禧原创,第一个创作老夫子的是著名漫画家朋弟。

朋弟原名冯棣,祖籍北京通县,毕业于上海艺术专科学校,以漫画创作知名。民国年间,朋弟创作了漫画人物老夫子,1949年后,由于种种原因,朋弟停止了漫画创作,他笔下的老夫子形象也淡出了读者视野。1980年代初,朋弟在北京去世。

比较朋弟和王家禧的老夫子,两者从创意、形象到名字都极其相似,朋弟作品的主角是老夫子和老白薯,而王家禧的则是老夫子和大番薯,大同小异。并且朋弟创作老夫子在前,王家禧在后,王家禧的老夫子难道是抄袭之作?

如何看待老夫子抄袭事件?

工作中的王家禧

天津作家冯骥才在文章中说了这样一件事,他曾接待过回内地交流的王家禧,与王谈及朋弟,王家禧回避了这个话题。冯骥才在文章中写道:“我翻看了王泽(王家禧)的《老夫子》,可以断定,在人物造型与性格设计上,王泽确实搬用了朋弟的‘老夫子’、‘老白薯’等所独创的漫画人物。何况连名字‘老夫子’也是人家朋弟的。”

从这个角度说,王家禧的老夫子的确是借鉴或者说抄袭了朋弟的作品,但不可否认,王家禧的老夫子与朋弟的老夫子也有很大的不同,有研究者撰文指出:“王家禧先生的老夫子确有他自己的再创造,他笔下的老夫子与朋弟先生的老夫子相隔半个世纪,时代不同,生活不同,艺术的取材也不同。”

对于此事,我曾写过一篇文章论述,记得文中有这样一段话,算是对这个问题的回答吧:

但这些不同显然不能掩盖王家禧借用朋弟的创意之实,在这桩公案还没有定论之前,我们只能这样评价:如果没有朋弟,可能就不会有王家禧的老夫子;而没有王家禧的再创作,老夫子也不会活到今天。


首先,老夫子的真实形象,其实没有一个现代人见过其真人,所以更多的题后人凭借前人的描绘或资料的一种想像,只能说更多的人认为某种形象可能更像老夫子;

其次,老夫子形象的事,有可能是抄袭,也有可能确实是其原创,只是两个人创作的类似;

再次,对类似的问题,建议政府部门或者协会,可以通过科学的方式予以判定,依法处理;

最后,类似的情况,既要考虑原创者的利益,但也要考虑后来的广大人民众的利益,专利应有时间期限。


大家都知道腾讯会抄袭,但是法律上的抄袭却不是我们眼睛里的觉得像而已,法律上的抄袭严格意义来说是从原型上拿过来改几下,这算抄袭。但腾讯只是照着大概画,拼拼凑凑,钻了法律的空子。


看了评论怕怕,最近画了几幅画,你们会不会告我抄袭?如果会我撕掉算了……

如何看待老夫子抄袭事件?

如何看待老夫子抄袭事件?